蘇婧在留學中墮落第三章   校园小说 

第三章??放縱的開端





“唉……”



? ? 蘇婧歎了口氣,緊緊皺起了秀眉,她最近遇見了一件煩心事.....艾爾向她表白了。



? ? 艾爾當初也曾追求過蘇婧,包括森另外的三名好友,也同時在追求她,但最后,蘇婧還是選擇了森奇作爲自己的男友,選擇森奇沒什麽特別的原因,就是因爲他臉皮夠厚,無時無刻都纏在蘇婧身邊噓寒問暖,所謂的日久生情,大概也就這樣了。



? ? 但另蘇婧意想不到的是,即便她成爲了森奇的女朋友,還是沒能熄滅艾爾對他的觊觎。



? ? 直到前幾天,艾爾竟然再一次想她表白了,他竟然向自己好友的女友表白,這是什麽亂七八糟的事....甚至艾爾還當場向蘇婧提出了更過分的要求,他居然提出要與蘇婧做愛...蘇婧覺得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國外的男人都這麽開放嗎?國外的男人開不開放先不說,但蘇婧卻忽略的一件事....忽略了這里是荷蘭的事實,一個以性愛而聞名的國家,一個對性行爲習以爲常,相當開放的國家。



? ? 在森奇的四名好友當中,他與艾爾的關系最爲要好,同時,他倆也是小到大的鄰居,兩人自小一起長大,有什麽玩具都是共享,有我一份,就有你一份。



? ? “美麗的蘇婧小姐,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求求你跟我做愛吧。”



? ? 艾爾懇求道。



? ? “不行!”



? ? 蘇婧當場拒絕。



? ? 在往后的幾天,艾爾每天都來騷擾著蘇婧,甚至有一次,竟趁著四周沒人,將蘇婧強拉到一個安靜的角落企圖強吻。



? ? 幸好蘇婧當時反抗激烈,又是在校園中,隨時會有人出現,這才沒讓艾爾得逞。



? ? “艾爾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 ? 蘇婧思前想后,最后還是決定將這件事告訴森奇,包括艾爾要求與她做愛這件事。



? ? 既然自己是森奇的女朋友,作爲男朋友他就有必要保護自己,蘇婧是這麽想的。



? ? ------------------------“嗯...嗯...哦,是這樣...嗯,我知道了....”



? ? 森奇一邊聽蘇婧訴說著,一邊點頭應道。



? ? “什麽叫你知道了?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 ? 蘇婧氣鼓鼓的說道。



? ? “我有在聽。”



? ? 森奇應道。



? ? “那你打算怎麽做?”



? ? 見森奇貌似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蘇婧更加來氣。



? ? 森奇猶豫了片刻,開口說道:“那個...婧,是這樣的,依我看吧,其實這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哎等等,你先別生氣,先聽我說完。”



? ? 見蘇婧就快爆發了,森奇趕緊將她壓了下來,解釋道:“在我們國家,男女之間的肉體和感情是可以獨立的,一個年輕人有幾個性愛對象是很正常的事,即便有男女朋友也一樣可以有自己其他的上床對象,這真的沒什麽大不了,你不信的話可以在我們學校里打聽打聽,很多女生除了自己的男友,還至少會有兩三個炮友....這就跟吃飯般正常。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跟艾爾做愛,沒關系的,我沒意見,真的。”



? ? 森奇一番話說完,蘇婧相當震驚...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



? ? 自己的男友竟然同意他的女朋友與其他男人做愛,還加以鼓勵,這都什麽亂七八糟的。



? ? “你...你...”



? ? 蘇婧被森奇的一番言論轟炸的說不出話來,荷蘭竟然開放到這種程度了?到底是自己脫節了,還是這個社會進步太快了?荷蘭的男人居然可以將自己的女友拿出來與其他男人分享?“如果你不習慣的話,我也可以同時在場的....我們三個可以一起做。”



? ? 森奇接著補充了一句。



? ? “什麽?”



? ? 聽了森奇接二連三的言論,蘇婧腦子都快轉不過彎了,森奇贊成她與艾爾做愛,竟還表示他這個男友也可以同時在場,那不就是傳說中的3P....這麽淫亂的事,蘇婧已經無法想象下去了。



? ? “3....那個,你怎麽能有這種想法!竟然讓我與別的男人上床!”



? ? 對于3p這個詞,蘇婧實在羞于開口,氣急下質問森奇。



? ? “艾爾不是別的男人,他是我從小到大的好友。”



? ? 蘇婧簡直要抓狂了:“這個不是重點!我的意思是.....”



? ? “婧,你聽我說。”



? ? 森奇突然打斷了蘇婧,而后說道:“在荷蘭,性愛本就是習以爲常的事情,這就是我們國家文化習俗,年輕人追求身體上的快樂,有幾個性愛對象什麽不對,每個國家對于性愛的觀念都不同,在你們國家可能覺得多P難以接受,但這在荷蘭的確很常見,你(蘇婧)既然從自己國家出來,到荷蘭留學,就應該多多改變自己的思想,要與國際行爲接軌。森奇叽里咕噜說的口沫橫飛,不得不說,重點大學就是重點大學,培養學生卻有一套,森奇雖然一身橫肉,看似無腦,但口才竟還不錯,3p這種難以啓齒事情,都扯到國際行爲學上去了,這麽荒淫的事情,在他口中道出,聽起來卻是相當高大上。見蘇婧低著頭不說話,森奇繼續遊說道:“你看在你們國,一般人持槍是犯法的,但在m國,人人都能持槍,要爭論起來,各有各的理由,難道你可以說m國人人持槍是錯的?”



? ? 爲了能說服蘇婧接受3p,森奇連持槍的問題都般出來了,如森奇能生在國,必然有成爲傳銷頭子的潛力。



? ? 蘇婧默然不語,臉色漸漸的放送下來,像似接受了森奇的說法。



? ? 她出生在九十年代,對于新事物接受能力較強,能來荷蘭留學,更是進一步闊展了蘇婧的視野,但她可從未想到3p這麽荒淫的行爲上去。



? ? 此時,竟似漸漸有被森奇說服的苗頭。



? ? 其實,艾爾最近的行爲是挺過分,但蘇婧卻沒對其産生反感。



? ? 畢竟當初艾爾追求蘇婧時,也是個挺好的人,而且他相貌和身材都長得也還不錯....想著想著,蘇婧的心中竟然騷亂了起來,隱隱冒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 ? 國外真的都這樣嗎?難道自己的思想真的這麽守舊?“你放心,我跟艾爾的關系最好,我看他平時也對你不錯,我們真的可以嘗試一起做愛,你還沒試過3p吧,你這麽年輕,不嘗試一下不覺得遺憾嗎,這事就只有我們三人知道,我們發誓保守秘密。”



? ? 森奇趁熱打鐵,甚至抱著蘇婧親吻起來,企圖擾亂她的思緒。



? ? 后來事實證明,男人的發誓,在任何時候都等同于放屁,任何國家的男人都一樣。



? ? “跟...跟你們兩個一起那個....那個..做愛....我肯定會受不的。”



? ? 蘇婧被吻的嬌喘息息,聲若蚊蠅的說道。



? ? 見蘇婧態度松動,森奇趕緊說道:“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溫柔對待你,保證不會過分,只要你滿足了,我們立即停止,我發誓!”



? ? 森奇又發誓了,后來事實證明,這是他今天第二次放屁。



? ? 蘇婧眼神閃爍了半天,終于猶豫道:“那,我再考慮考慮吧....”----------------------------------------------------------------------------------------------蘇婧這一考慮,就是半個多月,她思前想后,覺得這事還是不妥,她實在無法接受同時與兩個男人上床,如此淫亂的事情,她實在做不出來。



? ? 于是蘇婧對這事不再提起,她好像完全沒了這回事似得,照常上課,照常與森奇做愛。



? ? 途中森奇再次提出3P的提議,被蘇婧斷然拒絕了,弄的森奇也是相當無奈,前段時間明明說的好好的,這女生怎麽這麽善變?自上一次被森奇全力以赴,長達四個小時的操弄,真的將蘇婧給做怕了,雖然高潮不斷,但她身體是真的承受不了這種超越極限的快感,女人做在歡愛途中被干暈,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



? ? 于是在蘇婧的反對下,兩人的性交時間恢複了正常的兩個小時(其實一點也不正常,但蘇婧已經被森奇開發了兩個月了)。



? ? 如此,火力十足的森奇又無法得到滿足了,長時間下來,更是積聚了滿腔欲火無處發泄。



? ? 他暗中考慮著,一定要找個機會將蘇婧再干一波狠的。



? ? -------------------------“森,你到底搞掂蘇婧沒有?你上次不是說已經說服她了嗎?”



? ? “她上次明明快答應了,不知道爲什麽最近又反悔了....”



? ? “這女人真難搞...要實在不行,我們強來吧!”



? ? “強來?這樣不好吧。”



? ? “有什麽不好的,女人嘛,只要能上一次床,以后再來就容易多了,再說了范德他們還都等著呢,都催了好幾次了。”------------------------------------------------------------------------------------------------周五下課,蘇婧與森奇慣例來到酒店開了個房間。



? ? “呵呵,又是你們啊,你的女朋友可真美麗,真羨慕你,年輕人身體恢複的就是快...”



? ? 幫他們開房的工作人員調笑道。



? ? “嘿嘿,謝謝贊賞。”



? ? 森奇臉皮極厚,而一旁的蘇婧卻羞紅了臉,心中埋怨森奇爲什麽每次都選擇這間酒店。



? ? 三天沒做愛了,森奇自然是欲火難耐,而蘇婧也是感覺渾身燥熱。



? ? 女人的肉體是可以通過開發而改變的,蘇婧就是個很好例子,她本是弱質芊芊的Z國女生,對性愛的追求並不熱衷,以往在Z國時,最多也就與前男友一個星期做一次,而每次性愛時間僅僅半個多小時而已。



? ? 自從來到荷蘭留學,成爲了森奇的女朋友之后,蘇婧的肉體就遭到森奇持續性的開發,森奇那魁梧的身材,怪物般的性能力,與她前男友相比何止強了幾個等級,蘇婧在森奇身上得到了超越了肉體極限的滿足。



? ? 僅僅兩個月,就將她所能接受的性愛時間由半個小時,強行開發至兩個小時,進步速度可謂驚人。



? ? Z國有一句話,能力,是逼出來的,這也包括了性能力。



? ? 兩人進入房間,蘇婧看到一旁桌子上放著幾袋東西,就問:“森,那是什麽?”



? ? “葡萄糖。”



? ? 森奇隨口答道。



? ? “嗯?你怎麽知道的?要葡萄糖干嘛?”



? ? 蘇婧不解。



? ? “呃...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酒店新提供的飲料吧。”



? ? 森奇支支吾吾的答道。



? ? “用葡萄糖做飲料?你們荷蘭的風俗真奇怪。”



? ? 蘇婧一臉不解的樣子。



? ? 蘇婧很疑惑,今天森奇好像對自己特別溫柔。



? ? 那刻意討好的自己的樣子,就好像做了什麽對不起她的事似得。



? ? 自進入房間以來,森奇溫柔的服侍蘇婧洗澡,從頭到腳摩挲著她的玉體,彷佛在擬擦一塊美玉一般,以往森奇一進入房間,就很急迫的要與她做愛,彷似一刻也等不了,就像個爲做愛而生的性獸似得。



? ? 而此時此刻,森奇竟然在爲蘇婧口交,這還是那個每次將她干的生不如死的森奇嗎?蘇婧躺在床上敞開了修長的玉腿,以淫蕩的姿勢,將女生最珍貴的部位完全展露在森奇面前,而森奇則左右扶住蘇婧的美腿,腦袋深深埋入了她兩腿之間,透過芬芳的草叢,將舌頭深深的探入了蘇婧那散發著女兒香的蜜穴中。



? ? 森奇又大又長的舌頭在蘇婧陰道內的肉壁四處舔弄著她的愛液,將蘇婧的愛液一波又一波的卷入自己口中,彷佛在品嘗著世上最鮮美的瓊漿。



? ? “啊...啊...森...你..今天..好溫柔...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 ? 蘇婧兩只玉手抓住森奇的腦袋,在他頭頂胡亂的摩挲著,森奇的舌頭很軟很長又有力,人長得高大,連舌頭也是又長又大,蘇婧第一次被森奇在床上這麽溫柔的對待,在感動中,竟然被他的舌頭帶上了第一波高潮。



? ? “啊哈..啊哈....啊啊啊....”



? ? 蘇婧柔軟纖腰如弓狀挺翹,將自己的下體使勁向著森奇腦袋方向迎合上去,蘇婧肉體已被開發的極爲放蕩敏感,稍加刺激就會快感如潮。



? ? “咕嘟...咕嘟..”



? ? 蘇婧高潮分泌了大量的愛液,陰道深處也湧出了今天的第一波濃稠的陰精,蘇婧的這些體液在流向體外時,被森奇的舌頭卷了起來,盡數吞咽進自己口中。



? ? 吞完之后,還滿足舔了舔嘴唇,彷佛是吃到了什麽山珍海味。



? ? “啊哈...啊哈...啊哈...”



? ? 高潮后,蘇婧得到了難得喘息的機會,蘇婧內心中覺得,這才是男女之間甜美的性愛...以前森奇那樣不顧她死活的抽插,只能算是性交....“婧,我以后如果有什麽惹你生氣的事,你可得原諒我。”



? ? 森奇突然莫名其妙的說道。



? ? “嗯....”



? ? 蘇婧一身舒爽的正在感受著高潮后的余韻,隨口答應了下來,心想你能有什麽惹我不開心的事?不就是被你按倒后強干嗎,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 ? 難得森奇變得這麽溫柔,蘇婧也是很開心,終于能進行一次正常的性愛了。



? ? 休息片刻后,森奇將蘇婧翻了個身,蘇婧熟練的跪在床上拱起渾圓的翹臀,一雙細嫩的玉臂撐起身體,而森奇則靠向蘇婧股間,挺起陰莖,以后入的方式,深深的刺入了蘇婧的體內。



? ? “咕叽...咕叽...咕叽...”



? ? 陰莖、愛液、陰道所結合的擠壓聲,不斷在兩人的下體之間傳誦。



? ? 森奇一下又一下的在蘇婧體內進行活塞般的抽插,蘇婧緊咬下唇,頻頻發出淫鼻息聲,一絲絲粘稠的愛液被森奇的陰莖帶了出來,如絲線般垂釣在蘇婧的玉陰下左右晃蕩著,直至滴落在床單上。



? ? “婧,你真美麗,真美麗,我好愛你...”



? ? 森奇每一次都一插到底,頻頻撞擊著蘇婧的美臀,彷佛在向他人宣示自己對這具妖娆女體的主權。



? ? “哈...哈.....哈...啊哈..”



? ? 蘇婧嬌喘不已,快感不斷在身體內積累。



? ? 十幾分鍾后,隨著體內的酥麻感越來越強,蘇婧高挺的翹臀一陣抽搐,高潮了。



? ? 高潮后,蘇婧全身酸軟無力,只能噘著渾圓的翹臀,趴在床上歇息。



? ? 見蘇婧已無法支撐自己的上身,森奇恢複了男上女下的正常體位,分開蘇婧的雙腿后,挺著陰莖再次插入了她潤滑的陰道中。



? ? 森奇對性愛並沒有技術可言,那些什麽九深一淺,三長四短,他一樣也不懂,也不屑去學。



? ? 森奇覺得,所謂的性愛技術,是留給陰莖尺寸不足的男人用的,而他,根本不需要!對于女生的陰道,只需要全力抽插就行了,而此時正在自己抽送下浪叫不止的蘇婧,就是很好的例子。



? ? 他不用技術,照樣可以把身下的胴體干的高潮不止。



? ? 森奇將陰莖退至蘇婧的陰道口,只留下巨大的龜頭在她的體內,而后腰部用力一挺,“噗滋”



? ? 一聲,粗壯的陰莖瞬間又插入了蘇婧的體內,堅硬的傘狀龜頭在蘇婧嬌嫩的陰道中一刮而過,那刺激的感覺另蘇婧平坦的小腹一陣緊繃。



? ? 這樣的動作,身體素質強悍的森奇一秒可以進行兩次。



? ? “啊哈...啊哈...啊哈..好舒服..森..啊..森.”



? ? 對于森奇這樣強力的抽送,蘇婧已習以爲常。



? ? 在認識森奇前,蘇婧決想不到自己的肉體在有朝一日會變得這麽敏感,這麽浪蕩。



? ? 她的性欲,是被森奇強行開發出來的。



? ? “咕叽...咕叽...咕叽..”



? ? 蘇婧體內分泌了相當多的愛液,發出了淫蕩的抽插聲。



? ? “啊...啊...啊...啊哈..啊哈...森,我.我要來了...啊啊...啊啊啊...”



? ? 蘇婧尖銳的嬌吟傳遍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潔白的玉體微微泛起淫靡的绯紅色。



? ? 當蘇婧高潮落下,發現森奇雖然停止了聳動,但陰莖卻還留在自己的體內,此時正低頭一臉邪笑的看著自己,與之前那溫柔的表情判若兩人。



? ? “森,你怎麽了?我剛剛高潮了....需要休息....你先拿出去...”



? ? 蘇婧話音未落,只見森奇腰部使勁一挺,再次于蘇婧尚在蠕動的陰道內瘋狂的抽插起來。



? ? “啊...森...你等等...啊...啊,不....讓我休息..就一會..啊啊啊,好酸...不要動...啊..”



? ? 高潮剛剛落下的蘇婧陰道內極爲敏感,在森奇的抽下下,整個身體都酸麻起來。



? ? 但這種酸麻只維持了一會,在森奇賣力的抽插下,快感再次在蘇婧的纖細的肉體中漸漸滋生。



? ? 二十分鍾后,蘇婧迎來了她今天的第四次高潮。



? ? 蘇婧性感的聲音放肆的浪叫著,在森奇面前,她完全敞開自己赤裸的嬌軀,已從一名校園女神,轉變爲充滿肉欲的浪蕩欲女。



? ? 在一名女神的身后,總會有一個...甚至幾個瘋狂操弄她肉體的男人。



? ? 這時,森奇突然探到蘇婧的耳邊,咬著她精致的耳垂說道:“婧,告訴你一件事,我決定,今天一定要讓你快樂到死....”



? ? 森奇向蘇婧發出了開戰的宣言。



? ? 蘇婧一驚,趕緊搖頭道:“不...不...,森,你不能這麽弄我...我受不了,我們說好的,只做兩個小時...我們說好的是不是?”



? ? 聽見森奇如此赤裸裸的表示要干死自己,蘇婧真的是慌了了。



? ? 她還記得上一次被森奇按在床上強行抽插了四個小時的情景,當時她在無力中,被森奇一次又一次的激發體內的快感,直至高潮爆發,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蘇婧甚至感覺快要死過去了,那種絕望的高潮經曆她真的不想承受第二次。



? ? 此時,森奇由轉換了做愛的體位,蘇婧被森奇面對面抱在懷中,修長的玉腿分至森奇腰間兩側,渾圓的翹臀坐在他粗壯的大腿上,兩人的性器緊緊貼合,陰莖和陰道完美結合在一起,下身滿了蘇婧分泌的愛液。



? ? 森奇粗壯的棍棒由下而上在蘇婧的蜜穴中吞吞吐吐。



? ? “森...森,我跟你商量件事....啊啊...今天..今天只做兩個小時好嗎...下次..下次再....啊...啊....森...啊啊啊....好舒服..我...我快來了。”



? ? 蘇婧體內快感到了臨界點,新一輪的高潮即將到來,房間中,再一次響起了蘇婧充滿情欲的淫嘶。



? ? “美人兒,你的身體真是太美麗,太淫蕩了。”



? ? 在蘇婧不斷發出柔美的呻吟時,突然自她耳邊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下一刻,一雙粗糙得大手從蘇婧身后探了出來,瞬間覆蓋在蘇婧因上下顛簸而劃著乳浪的一對美乳上,肆意的揉搓起來。



? ? “啊!!!”



? ? 身后突然有人說話,甚至連雙乳都已被人握在手中,蘇婧頓時渾身一僵,被嚇得驚聲尖叫起來。



? ? 她驚恐的回頭一看,恰好迎上了一張帶著淫笑的粗礦臉龐。



? ? 艾爾!!??“艾爾!?..你...你怎麽..在..啊啊....啊啊啊...森,等一下...爲什麽艾爾會...啊...別..森..你先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蘇婧玉頸后仰,嬌軀一陣痙攣,在這緊急的時刻,她體內的高潮竟然不合時宜的爆發了。



? ? “啊哈...啊哈...森,停下來,我已經高潮了..停.啊啊啊.艾爾.艾爾他.....啊不..啊哈,啊哈..”



? ? 然而,森像似故意不給蘇婧說話的機會,在其高潮后沒有絲毫停頓,緊箍著蘇婧柔軟的腰肢,更加賣力操弄著她的異常敏感陰道,讓蘇婧無法進行思考。



? ? 高潮前后無法得到一絲歇息的蘇婧被插的全身酸軟無力,上身失去平衡靠在了艾爾的布滿肌肉的胸膛上。



? ? 這個姿勢,使得她身后艾爾更加方便揉搓她那一雙嫩滑的美乳。



? ? “你們..啊..你們兩個...啊啊..好可惡....啊啊..混蛋!



? ? ..啊啊啊.”



? ? 此刻就算蘇婧再蠢,也知道被這兩個可惡的男人給設局坑了,這淬不及防的3P讓蘇婧毫無心理準備,平生初次在兩個成年男人面前裸露著胴體,讓她的心靈産生了極大的羞恥感。



? ? 然而,蘇婧此刻只能強行被迫接受這這場即將開始的3P性愛,她的心情與肉體湧出複雜的情緒,一邊發出淫浪的呻吟,一邊掙紮反抗起來。



? ? “森...你太過分了!你爲什麽....啊啊.艾爾.你..啊....唔咕....嗚..嗚嗚..唔唔...”



? ? 看見蘇婧那滿面潮紅,口吐嬌喘不息的浪蕩表情,身后的艾爾忍不住放開正在揉搓的一邊乳房,挑起蘇婧光潔的下巴,一口吻了下去。



? ? 艾爾貪婪的吸取著蘇婧口中的如蘭氣息,將又粗又長的舌頭探入蘇婧的口腔中四處掠奪她柔滑的香津。



? ? 他終于能肆意玩弄撫摸這具觊觎了兩個多月的美妙胴體了。



? ? 蘇婧掙紮了一會,奈何森奇和艾爾兩人像似約好了似得,將她的嬌軀緊緊禁锢住,一具美肉夾在兩個野獸般的男人之間掙紮,就好比嬰兒在大人懷中掙紮似得毫無作用,蘇婧那不斷蠕動的纖細胴體,反而帶給兩個男人更旺盛的欲火。



? ? “嗯...嗯哼....嗯哼....”



? ? 兩條玉腿被森奇分至腰間兩側無法合攏,柔軟的乳房彷如面團似得被身后的手掌變換揉搓,光潔下巴被艾爾高高挑起,唇舌之間相互糾纏進行激烈的熱吻,陰道這女兒家最敏感的部位更是被森奇勐烈抽插,蘇婧肉體中近乎所有的敏感點,都在被這兩個男人不斷刺激。



? ? 蘇婧全身都被著兩個男人禁锢著,只能以些微的掙紮來表達著她此時的不滿。



? ? “噗滋...噗滋...噗滋....”



? ? 二十分鍾過去了,三人一直保持著這種體位,蘇婧柔滑的香舌在經過一番反抗,終于被艾爾成功吸入口中貪婪的品嘗著,二十分鍾足以讓蘇婧再次積累肉體中的快感,突然,蘇婧玉趾緊緊的彎曲,半閉的星眸呈現迷亂的神色,口腔中同時分泌出大量香滑的津液,被不斷在她唇腔之間索取的比爾吸吮到自己口中細細的品嘗。



? ? “嗯哼...嗯哼...嗯...嗯嗯嗯...”



? ? 當快感積累的某個界限,蘇婧一雙修長玉腿劇烈的痙攣起來,柔軟的腰肢在森奇一雙手掌中不停的扭動。



? ? 蘇婧高潮了,由于被艾爾吻,蘇婧無法呻吟,只能不斷發出柔美的鼻音。



? ? 蘇婧被森奇和艾爾禁锢著連續被操弄出兩次高潮,全身酸麻難當,但森奇竟然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 ? 蘇婧最怕就是森奇以這種強來的方式操弄,高潮前后不給予她歇息的空間,只顧著自己瘋狂發泄。



? ? 蘇婧終于開始理解,爲什麽在Z國那麽多女人喜歡湊近身材高大的國外男人,甚至有的女人不惜與黑人上床,原因很簡單,除了崇洋媚外,歐美男人甚至非洲的黑人能帶給她們肉體上極大的滿足,這種滿足,甚至超越了亞洲女人肉體的承受極限,讓她們又愛又怕。



? ? 當然,亞洲女生那妖娆纖細的胴體,也是國外男人夢寐以求的寶物。



? ? “啊啊...啊啊啊.....啊...啊..”



? ? 自艾爾偷偷的加入戰場,牆壁上挂鍾的分時針已經轉了整整兩圈。



? ? 在這兩個小時間,一女二男始終保持著這種體位進行性交,爲什麽說是性交?因爲在蘇婧的說法,這已不是男女之間甜美了性愛了,這根本就是森奇使用蘇婧的肉體單方面發泄欲望的性交。



? ? 蘇婧腦中已開始混亂,香軟的胴體早已軟癱在艾爾懷中,女生最寶貴的肉體任由其上下其手的揉捏愛撫。



? ? 森奇布滿青筋的巨獸在她陰道內連續兩個小時的馳騁,將蘇婧的肉體接連帶起了五次高潮,她的體力早已被榨取的一干二淨。



? ? 在中間的一次劇烈高潮中,另蘇婧感覺非常的羞恥,因爲..她失禁了...蘇婧對自己的肉體失去了控制權,一股清澈的尿液不合時宜的噴灑而出,盡數落在了森奇的腰腹,三人身下的床單已一片透濕.....自蘇婧懂事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廁所以外的地方釋放噴出的尿液.....但,即便這樣,森奇還是沒有停止的打算。



? ? 被森奇強行操弄的期間,蘇婧甚至開始討厭自己這身肉體,爲什麽這具肉體會如此淫蕩,即便達到了極限,也會被男人挑弄的高潮不斷,這種高潮,她無力承受,卻又被迫承受,讓蘇婧又是恐懼,又是期待。



? ? 蘇婧今天已爆發了十次高潮,這個數量頻次的高潮,是一般女生想也不敢想的,早已超出蘇婧這具肉體的承受范圍。



? ? 蘇婧身爲女生,那寶貴的胴體被艾爾一雙大手每一寸每一寸,上下撫摸了個遍,無論是胸腿腰還是小腹,都逃不過他羞恥的揉捏,那摩擦年輕女生肉體的嫩滑手感,讓艾爾大呼過瘾,在荷蘭這個國家,那些體型普遍粗犷的荷蘭女人,很少能碰到如此嫩滑細膩的肌膚。



? ? 在兩小時間,艾爾除了見蘇婧快背過氣去,才放她嬌喘一陣,其余時間,幾乎一直與蘇婧處于熱吻狀態,蘇婧的香舌好像已不屬于自己,被艾爾頻頻吸入自己口中輕輕咀嚼,艾爾迷上了蘇婧唇腔之內那醉人的芬芳。



? ? 今天的性交時間,已超過了三個小時,途中森奇發射了一次,但以森奇的強悍體質,射一次精跟本不影響他的體力,甚至森奇在射精后,陰莖竟絲毫不見疲軟,而森奇也只是在射精那簡短的時間中,將陰莖抽離了蘇婧的陰道,射完后,噗嗤一聲,毫不停歇的又捅了進去,另蘇婧的肉體根本無法得到休息的空間。



? ? 然而,蘇婧卻並未發現....3P,尚未開始....



(第三章完結,待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