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婧在留学中堕落第八章   校园小说 

第八章 思想的转变
经过上一次与森奇和艾尔的3P性爱后,苏婧接下来几天身体彷佛被抽空了一般,极度疲倦的向学校请了假,足足休息了三天才另消耗过度的肉体逐渐恢复了精力。
森奇那非人般的持久力与阴茎尺寸,如每一次做爱都全力开炮的话,即便是性欲极强的荷兰女人也承受不了,导致森奇以往交的多名女友提出分手。
苏婧刚来荷兰还沒几个月,连森奇的强度都尚未完全适应,就被森奇和艾尔强制进行了一场异常激烈的3P性交。
这次长达八个小时的极致性爱,不是苏婧那纤细的胴体所能承受的,她经过几度失去意识,甚至感觉自己会被这两个男人干死在床上。
果然如森奇所料,苏婧在恢复过来之后,气急之下,果断向他提出了分手,身体对于女生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有哪个女生能接受男友与其他男人算计自己进行3P的,简直太混账了,苏婧无法接受荷兰的这种及其开放的性爱风俗。
「你怎麽能这样!竟然与艾尔算计我,我差点被你们弄死,你们这是算强奸懂吗!」
苏婧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这很平常啊,不就是3P吗...我们荷兰的女人,再多一些人同时群交也尝试过...」
森奇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不是你们那些荷兰女人!」
苏婧听了更加来气,她来这个国家也有一段时间了,当然知道这里的一些女人对于性爱方面开放的程度超乎想象,她实在不理解这个国家的人对于这些变态的性爱观念是如何形成的。
「那怎麽办,你被艾尔吻也吻过,做也做过了,身体都被他摸了个遍....反正就多了他一个男人而已,沒什麽大问题,以后我们还能够继续3P....」
「你....闭嘴。」
苏婧想不到森奇还敢说,被气的差点晕了过去:「我们分手吧!」
说罢,苏婧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森奇一惊,急忙道:「婧,別这样,等等...你等等。」
眼看苏婧就要离开,森奇急追几步一把将苏婧抱进怀里,寻着她红润的樱唇就开始强行热吻起来,一双大手也不断在她浑圆的翘臀上揉搓起来。
「你...你干什麽,等一下,这里到处是人!不要....」
苏婧又气又急,拼命挣扎,但她那柔弱的娇躯哪里是森奇的对手,这段时间被男人调教的敏感的肉体在森奇揉弄下,顿时浑身燥热,要知道这里可是在校园中,随时都会有学生出现。
森奇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森奇可不管那麽多,动作甚至还越来越过火,竟然隔着裤子挑逗苏婧的蜜穴不断摩擦起来,森奇死皮赖脸的说道:「我不管,我不要分手,我太爱你了,婧。」
「啊,你等一下,这里会有人过来的!你...」
虽然荷兰的校园很开放,时常会看到情侣之间做出过分的举动,但苏婧还是无法适应当衆与森奇亲热。
「我不管,我不要跟你分手。」
森奇开始耍起无赖,如此性感美丽亚洲女神级美女,森奇是绝对不会放过了。
「你先放手再说!这里有人会过来的。」
「我不,我不分手!」
「好,不分手了,你快放手!別这样...啊啊。」
「那我要跟你做爱,现在!」
「你.....啊啊啊...不!」
苏婧一声惊叫,身子突然一软,森奇竟然将手伸到她裤子里,两只粗糙的手指破入那柔滑的爱穴不断的抠弄,拇指同时在苏婧她那极爲敏感的阴蒂上揉搓着,苏婧感觉阴道中一股热流涌出,不断分泌润滑的爱液,她顿时满脸潮红道:「好好...你现在先別弄...不能在这里...啊啊。」
森奇奸计得逞,嘿嘿一笑,苏婧一具完美的娇躯在这段时间早已被他玩了个便,对其妖娆肉体上的敏感点简直太熟悉了。就这样,森奇在苏婧半推半就,连带使用了些无赖的强迫手段,再一次将苏婧弄到了床上,只要一到床上,森奇就有把握拿下主动权。
在经过两个小时性爱,森奇凭借那野兽般的性交,带给了苏婧数次强烈高潮,高潮沖击下将苏婧弄的意乱情迷,竟然迷迷煳煳的答应了和好,所以说,性爱高潮中的女生智商爲负数。
至此,一番分手风波暂且结束,森奇和苏婧又恢复了情侣关系。
时间缓缓过去了两个星期。
这段时间艾尔就像消失了似得,他也知道苏婧还在气头上,所以一直沒冒头。
大学的校园那麽大,平时想碰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一天下课后,森奇有事先行离开了,正当苏婧一个人走回宿舍时,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婧一看之下,顿时火气上涌,来人正是那该死的艾尔。
只见艾尔嬉皮笑脸的径直走到一脸气鼓鼓的苏婧面前,说道:「苏婧小美人,你生气的样子也是这麽美丽,我想念你性感的肉体了,我们去做爱吧。」
艾尔说话永远都是这麽直接,竟然还敢提做爱,苏婧气的咬牙切齿,气鼓鼓的说道:「你去死,我不去!」
「別这样嘛,小美人,你忘了那天你在我身下淫叫的样子有多美丽多淫荡吗,你都高潮多少次了,感觉舒服吗?这种性爱的快感,你在Z国男人身上可是体验不到吧。」
艾尔一脸戏谑道。
苏婧俏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气的饱满的胸脯不断上下浮动,那天她的确是体验了毕生难忘的性爱高潮,相信这是绝大多数女生一生都无法体会的致命快感:「混蛋,你还敢说,那是你们强来的,我不会再跟你做了,你快走!」
「美人你全身上下都被我看也看过,摸也摸过了,我也算是你正式炮友了吧...如果你不肯与我单独做爱,那我只有等下次你与森奇开房的时候,我也一起参与进来了。」
「你....!」
苏婧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想起上次被两个男人强行性交,她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如果再来一次,苏婧实在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房间。
「艾尔,你无耻!你怎麽能这样!」
苏婧气急骂道。
「你不想与我们两个3P,那就单独跟我去开房吧,反正森奇也不反对我们上床。」
艾尔坏笑道。
「你混蛋,你混蛋!」
面对着不要脸的艾尔,苏婧简直毫无办法,只能不断的咒骂着眼前这可恶的男人。
「怎麽样,是跟我们3P,还是单独跟我一个人做,你再不决定,我就要叫森奇一起来了。」
苏婧一听,彻底慌了,登时拒绝道:「不...我不要跟你们两个一起,...你一个人吧...」
艾尔脸现喜色「好,那现在就走吧。」
「先说好,这....这是最后一次!而且我最多只能跟你做...一个小时。」
苏婧说这句话时,脸都红透了。
艾尔一脸淫笑:「一个小时太短了,一个半小时吧....美人儿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再说我可沒有森奇那种变态的持久力。」
明明都有男朋友了,但还是与男友以外的男人去做爱,这让苏婧心乱如麻。
这才来荷兰几个月,自己竟然就变得这麽开放了。
虽然有一半是被迫的,但苏婧还是爲自己心态的转变感到心惊。
不一会,艾尔拉着苏婧来到了一间酒店,苏婧一见顿时犹豫了,皱眉道:「 爲什麽又来这间酒店...?」
原来这里就是森奇每次都带苏婧开房的酒店。
见苏婧低着头犹犹豫豫的样子,艾尔不解道:「这里近啊,环境又好,有什麽问题吗?」
苏婧支支吾吾道:「要不...换个地方吧,森奇经常带我来这里...酒...酒店的人可能认识我。」
说道这里,苏婧的俏脸都快红透了,脑袋几乎垂到胸口上了。
艾尔一愣,随即脸上止不住露出淫荡的神色,哈哈一笑:「这有什麽关系,
大惊小怪的,女生跟不同的男人做爱,在我们国家很常见,酒店的人才不管你呢,哈哈,就在这里吧。」
说罢,艾尔强行搂着不情愿苏婧,半拉半扯的拽进了酒店。
当艾尔拉着苏婧来到酒店前台开房的时候,酒店的男服务人员果然认识苏婧,像苏婧这般女神级的女生,去到哪都是男人的焦点,想忘记也难。
说是这麽说,当两名男服务员望着苏婧与另一个男人来开房,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的确有很多荷兰女人与不同男人做爱,但亚洲女生相对来说就极少见了,亚洲女生都比较保守,而且还是苏婧这麽漂亮的女生,看那清丽秀气的相貌,绝难以想象她会同时与两个男人保持着肉体关系....若是两个服务人员沒记错的话,苏婧前天才来这里与森奇开过房....两人顿时向艾尔投去一个羡慕兼淫荡的笑容,艾尔也以得意的微笑回应了两人,男人之间有时仅凭眼神就能交流不少事,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对男女进入到房间中,洗了澡。
苏婧被艾尔急沖沖的按倒在床上,当她粉色的内裤被扒下来,露出那芬芳草
丛露时,即便阅女无数的艾尔,也难以抑制唿吸急促起来。
艾尔已不是第一次享受苏婧美丽的肉体了,但还是非常激动。
苏婧的阴毛还很稀疏,即便她玉腿紧夹,也能看见大部分洁白的阴部。
苏婧再次在不是男友人男人面前赤身裸体,被艾尔盯着自己的肉体上上下下的的打量,苏婧顿时羞红了脸。
这还沒开始做爱,苏婧已经紧张的玉体浮现一片潮红。
艾尔大嘴凑上去想吻苏婧,但被苏婧冷着脸避开了,艾尔嘿嘿一笑,也不勉强,女生就是这样,沒被进入身体前,什麽都不肯干,一旦被进入身体有了快感后,再淫荡的事情都肯干。
既然苏婧不想接吻,艾尔顺势向下,吻上了苏婧的秀颈,酥胸,紧接着道小腹,玉腿,全身上下几乎一处地方也沒放过。
苏婧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胴体散发出一阵阵少女的天然体香,成爲了男人最有效的春药。
最后,在苏婧一声惊唿下,艾尔扳开了她修长洁白的双腿。
艾尔将脑袋深深埋入了苏婧双腿间,温柔的爲她口交起来。
艾尔的舌头非常有力,又大又长,竟能像阴茎般,在苏婧潮湿的阴道中进进出出,还不是的上下甜食着苏婧柔软的阴道肉壁。
逐渐的,苏婧的唿吸慢慢急促的起来,又过了两分锺,那急促的唿吸夹杂了
轻微的娇吟,随着艾尔舌头的动作越来越大,苏婧终于放下了戒备,樱唇一张,发出了淫浪的呻吟声,不一会,苏婧娇躯一阵剧烈的痉挛,她被艾尔的舌头带起了今天的第一次性高潮。
高潮沖击下,艾尔压到了苏婧妖娆的胴体上,又朝着她柔软的玉唇吻了上来,这一次苏婧沒有拒绝,艾尔顺利的与苏婧展开了热吻。
两人的嘴唇及舌头很快纠缠在了一起。
艾尔也是玩弄女生肉体的高手,很快以高超的吻技,将苏婧挑逗的娇喘息息。
就在苏婧迷失在艾尔的热吻中时,阴道突然一涨,一根长度惊人的火热巨棒勐地破体而入。
「噗嗤...」
随着一记沈闷的抽插声,阔別了苏婧两个多星期的阴道顶端花心被挤压的感觉回来了。
「唔咕...咕...咕....」
苏婧虽然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无法适应这种强烈的刺激,那浑圆挺翘的美臀勐地一颤,由于双唇被吻的严严实实的,她只能由喉咙不断的发出咽呜声,女生敏感的花心瞬间被向内挤压了五六厘米,一般男人的尺寸绝难做到这一点,这种刺激太强烈了,这该死的艾尔,每次都用这招,实在是太可恶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享受苏婧这性感的肉体了,身下美人儿的蜜穴也早已泛漤,艾尔由插入的下一刻就开始勐烈的抽插起来。
那长达二十八厘米的巨蛇每次都拔出至仅剩下龟头后又狠狠的一贯而入,平常看似挺挺温柔的艾尔与苏婧做起爱来,却是如此粗暴有力。
由此可见,艾尔上床前对苏婧说会温柔的对待她什麽的,全部都是爲了哄女生上床的谎言,一旦到了床上,就由不得苏婧做主了。
这是与森奇做爱截然不同的感受,森奇阴茎比较粗,带给苏婧更多的是蜜穴中G点的摩擦,而且森奇的持久力特別惊人,而艾尔则利用那天生阴茎长度优势,一次又一次的强烈挤压苏婧那柔软的花心。
这两个男人,任何一人都能带给女生魂飞魄散的高潮体验。
艾尔无丝毫怜香惜玉的暴力行径,顿时另苏婧发出哀怨不止的娇吟:「哎呀...啊啊...艾尔,你轻点...你要弄死我呀...啊啊啊....你这个混蛋....啊哈..啊哈...你..轻点。」
约半个小时后,两人下体的床单已潮湿一片,几乎全部都是字苏婧阴道中挤压的出来的香滑爱液及阴精。
经历了两次高潮后,苏婧一双眸子已充满了情欲的迷雾,柔软纤细的柳腰不自觉的向艾尔的阴茎方向挺了过去,但在艾尔对其冒着淫液的花心粗暴抽插下,又娇吟着像似触电般缩了回来,那来自女生体内最深处的刺激与快感,让苏婧欲生欲死,心中又期待有害怕。
在苏婧第四次高潮时,艾尔也吼叫着发射了出来,他的持久力不如森奇,但那绝伦的性能力也并非一般亚洲女生能够承受的,这时苏婧已全身无力软瘫下来,女生做爱虽然动的比较少,但高潮时会抽走其大量的体力,疲劳程度并不下于男人,但前提是,这个男人必须能够带给女生强烈的性高潮。
射精后的艾尔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床这的这具绝美的尤物,在他有心的挑逗下,苏婧敏感肉体的情欲,顿时又被撩拨了起来。
在苏婧反应过来时,她细腻的玉腿已夹上了艾尔充满爆炸力的熊腰上,协助他在自己雪白的肉体上继续发出最勐烈侵略。
「啊啊啊...我要..我要来了...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小美人,你真的太美丽,太淫荡了,能认识你真是太幸运了,唿唿....那麽,美人你就继续享受吧。」
由晚上七点半直至九点这一段时间...房间中持续响起了苏婧那放荡的的
淫声浪语....她似乎已忘记了,此时压在自己宝贵的肉体上的,并不是自己的男友。
评论加载中..